诉衷情 ​ 张先

2019-05-20    阅读92次

花前月下暂相逢,苦恨阻从容。何况酒醒梦断,花谢月朦胧。

花不尽,月无穷,两心同。此时愿作,杨柳千丝,绊惹春风。

【译文】

晚上恋人相会在花前月下,可很快就结束了,痛恨那些阻止我们的理由。酒醒之后,美梦断了,花儿谢了,月亮也有些黯然失色。

花开不败,月亮也会升起,我们的心思也会永远一样。这个时候,多希望我是杨柳的枝叶,这样就可以一直和春风相伴随了。

【评点】

此词歌颂了不甘屈服于邪恶势力的美好爱情,表现了词人对爱情的忠贞不渝,堪称爱情词中的千古绝唱。

上片悲怆沉痛,起首句“花前月下暂相逢”缅怀昔日两人相断的幸福情境。“花前月下”相逢相恋,看似良辰美景,却有一个“暂”字,便透出一丝悲意。“苦恨阻从容”点明恋人隔绝、难以相聚的现实,“苦恨”足见词人痛苦之深重。“何况酒醒梦断,花谢月朦胧”以比兴的手法,再次点出爱情受阻的现实。“酒醒”实则是“愁醒”之意;“梦断”喻往事成空;“花谢月朦胧”意为昔日见证爱情美好的花朵都已凋零,明月早已黯淡,喻示情缘中断。后两句以“何况”两字领起,强调好事难成,进一步渲染了悲怆沉痛的氛围。

下片转为美好的期待,将词由悲怆沉痛升华到美好的氛围中来。起句“花不尽,月无穷”是美好的祝愿,词人运用比兴的手法,以“花不尽”喻示青春常在,“月无穷”喻示永远团圆。下一句“两心同”表达了情人与自己皆对爱情的坚贞不渝。由此可见,两人的分别不是出自个人意愿,而是受到外来势力的阻挠。凋零的春花重新盛开,且永不败落;黯淡的月亮再度升起,且永远团圆。这些升腾在词人心中的美丽幻境和美好祈愿,是因为心中坚信“两心同”。如若对情人没有无比的爱和信任,决不会产生这种愿景。末三句“此时愿作,杨柳千丝,绊惹春风”以比兴的修辞,表达了词人愿为挽回爱情而献身的决心。其情之深不可谓不感人,其境界不可谓不重大。

​ 张先的其他作品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