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五丈原 ​温庭筠

2019-05-18    阅读139次

铁马云雕共绝尘,柳营高压汉宫春。

天清杀气屯关右,夜半妖星照渭滨。

下国卧龙空寤主,中原得鹿不由人。

象床宝帐无言语,从此谯周是老臣。

【译文】

云旗飘战马嘶尘头滚滚,大军浩荡直奔长安古城。

函谷关西战鼓号角正响,一颗将星坠落渭水之滨。

蜀国的卧龙自忠心耿耿,统一的大业却终究难成。

神龛里的遗像默默无语,只好让那谯周随意而行。

【评点】

这是一首咏史诗,是温庭筠途经五丈原时为悼念蜀汉丞相诸葛亮而作。杜甫曾在《蜀相》中写道: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!”温庭筠也是怀着这种惋惜、仰慕的心情,写了这首诗。五丈原,在今陕西省岐山县南斜谷口西侧。

诗的首联和颔联写景,极具气势。首联“高压”一词本很抽象,但因为前文已有“铁马”、“云雕”、“柳营”等意象做铺垫,所以便很形象地道出了大军压境的真实感。“柳营”化用旧典,诗人将诸葛亮比作西汉名将周亚夫,有赞叹之意。

颔联笔挟风云,格调肃杀。“天清杀气”,既点明时值秋季,又暗示战况紧急,战争一触即发。而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主帅诸葛亮却与世长辞了。这一联表达了诗人遗憾痛惜的心情。

颈联和颔联以议论为主,悲切中肯。诗人以史实为根据,追溯往事,感叹诸葛亮鞠躬尽瘁,却无法使后主刘禅奋发图强。一个“空”字道尽了诗人失望和惋惜之情。“中原得鹿不由人”一句,暗指诸葛亮去世后,蜀国便江河日下,颓势难收了,逐鹿天下更是镜花水月,可望而不可得。“不由人”与“空寤主”相对应,表达了诗人的无奈之感。

尾联“象床宝帐无言语,从此谯周是老臣”,承接前文,指面对这种败局,供奉在祠庙中的诸葛亮象也无可奈何,无法力挽狂澜了。“老臣”二字出自《蜀相》“两朝开济老臣心”一句,本是杜甫对诸葛亮的称赞之词。在这里,诗人将这句诗用来修饰主张降魏的谯周,有浓厚的讽刺意味,也进一步暗示了诸葛亮系蜀国安危于一身的不可取代的 地位。这种“含而不露”的手法,产生了比指鼻痛骂更强烈的艺术效果,令人回味。

本诗含义深沉,感情沉重。前两联以虚写实,通过想象再现真实的历史场景;后两联夹叙夹议,以历史事实为依据,同时,诗人使用对比的手法,将诸葛亮和谯周作比,褒贬自见。温诗本以浓艳著称,但本诗风格遒劲,气势雄浑,实在难得。

​温庭筠的其他作品

瑶瑟怨

冰簟银床梦不成,碧天如水夜云轻。

雁声远过潇湘去,十二楼中月自明。

送人东归

荒戍落黄叶,浩然离故关。

高风汉阳渡,初日郢门山。

江上几人在,天涯孤棹还。

何当重相见,尊酒慰离颜。


发表评论